123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新闻 > 详细内容

最后时刻没给父亲上呼吸机

讲述人:薛峥(同济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)

我的父亲被发现恶性肿瘤的时候已经到了晚期,失去了动手术和进行靶向治疗的机会。放化疗对老人身体伤害太大,也没有价值。我们采取的是营养支持的姑息治疗。尽可能地保证他的营养,减少痛苦。

当年,是父亲逼着我学医的。他觉得,当医生能治病救人,积善行德。而且,他到老了生病,有学医的女儿照顾。他对我当医生给人看病感到非常骄傲。

今年8月,父亲被发现恶性肿瘤,已属晚期。我和全家人商量后,决定到最后阶段,不给父亲插管、上呼吸机。父亲的主治医生问我:“到最后阶段,你真的确定不救了吗?”我难过很久,不能回答。最后,我反问他:“如果这样做了,能让我的父亲好起来吗?”同行都知道答案。

父亲时而清醒,时而糊涂。我知道,父亲在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但医生也不是算命先生,不知道他会哪一天“走”。我推掉所有学术活动,把行李随时准备好。除了日常必要的工作,我每个星期回河南老家陪护父亲一天。我害怕下一刻见不到父亲。但我告诉我的家人,不要因为等我见最后一面,让父亲插管、上呼吸机,增加他最后时刻的痛苦。

父亲的肠道功能已经很差,无法自行排便。刚开始,他非常不愿意我这个做女儿的帮他排便。我帮他灌肠,我说我是专业的,我在您的孩子里做得最好。慢慢的,他才能接受。

我可以一晚上冷静地处理三四名垂危患者,面对父亲的时候却无法冷静。父亲非常聪明,内心已明白自己的病情。我在夜里与他聊天,排解他很多放不下的事,却没有捅破“那层纸”。和他一起面对死亡,我做不到。我能做的是,让他痛苦再少一些,感受与亲人在一起的幸福多一点。